10/25/2013

[散文] A woman.

  在某論壇上碰到一個女孩子(P),據說我們以前是見過的。
  那時候,我頭髮還很短,風衣穿起來就像個男孩子。

  她對我「『還不是』T」、感到有點驚訝。
  我說我可能是雙性戀、也可能是無性戀,但目前為止我什麼都不是。

  「剛結束一場,目前想靜一陣。」我笑笑。
  「我想你並沒有很愛他。」幾乎可以想見她的表情,說。

  很怪,我沒怎麼反駁。
  她的語氣倒是不慍不火得理所當然,那麼蜻蜓點水式的點撥。
  平淡地陳述一件事,讓人無從想太多。

  不是皮相的。
  輕鬆看透六個或七個字母之後、藏著一個什麼樣的人。

  竟也有這樣的雙魚座。

  我跟雙魚之間的孽緣,看樣子得再多耽擱一些時候了。

  寫到這裡,才想起在哪裡見過她。
  畢竟、上一次參加網聚,是很久遠的事了。
  久遠得連有幾個人去、有誰去,都給模糊得像畢卡索的人臉。

  嗯,有點戀愛的感覺。
  不是三國演義,而比較接近紅樓夢、西廂記這類的。

  說戀愛也很奇怪就是……

  其實真的不算漂亮。

  很輕鬆、很自適的一個女孩,記得比我大兩歲。
  見過面以後也硬是獨樹一格,「樓弟樓弟」地喊我。

  「我現在不叫那個名字。」
  「可是你還是我的樓弟。」

  啊,在網聚之後,她也去了小店。
  抱很緊的那一個吻,記得誰還給拍了照。

  呼呼,前塵往事--狂奔天涯--一片癡情對酒澆……
  --走哪裡去?

  好久了--你怨你變我戀我癲--於是又回來笑紅塵--

  奇怪的緣份。

  零零碎碎想起很多事--就為了一個睡前的偶遇。

  淺眠。
  這兩天加起來睡不到五個小時。

  少食。

  停不下來的燃燒方式。



  --都只為了遇見她,原來。

沒有留言: